破死亡密码 让证据“说话”

发布人:惠州市公安局  发布时间:2018年07月09日 10:41 来源:东江时报  字体: [ ]

为不漏过蛛丝马迹,他贴近尸体观察、取证,最近时距离尸体不足两厘米;他工作繁重,却精益求精,即使已在解剖台前连续工作数小时直至腰硬腿麻,依然仔细地研究分析、推论和反推论;他坚信,工作中的每个细节都影响着案件的侦破速度和精准度,也关系到逝者最后的公平和尊严。他就是仲恺高新区公安分局刑事技术中队指导员、主检医师江文军,一个让死者“开口”,让证据“说话”的白衣神探。

人物档案江文军

48岁,仲恺高新区公安分局刑事技术中队指导员、主检医师。从事法医工作20多年,精益求精。在他看来,法医是技术活,良心活。

专业目光如炬破译死亡密码

2010年10月2日凌晨,仲恺区某宾馆前一大排档老板王某被一群陌生人追砍,送院抢救无效死亡。当地大小工厂众多,人员复杂、流动频繁,现场目击者及受害人家属根本不知持刀凶徒的来历,甚至连面目也没有看清,案件从一开始就非常棘手。

接报后,江文军立即赶赴现场,他食言了国庆假期带儿子外出游玩的约定,连续三天泡在法医室,没日没夜地对案发现场一百多个提取物逐一比对、分析,又通过对致命伤的检验分析,推断出嫌疑人自制凶器、手法熟练,应为多次行凶累犯,为侦缉破案指明了方向。在专案组的拼搏下,该团伙终落法网,并如实交待了先后8次受人雇佣,持刀伤害他人以换取低廉报酬的犯罪事实。

这是江文军日常工作的真实写照。对他而言,工作就如同打仗一般,跟时间赛跑,跟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。江文军是广东韶关人,今年已经48岁,他从中山大学法医系毕业从警后,就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岗位。20多年的职业生涯里面,江文军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。

人会自己掐死自己?江文军识破了一起案件凶手掩盖犯罪的精心伪装,逐步锁定了证据链,果断认定这是一起恶性杀人案,并推断为熟人作案,使狡诈的犯罪分子落入法网。

2012年12月24日,陈江华盛东街一出租房内发现一具女尸,现场无明显搏斗痕迹,死者衣着完整,无明显外伤,现场留有死者的一些现金和一部手机,无抢劫杀人痕迹,从表象上看疑似自身疾病致死。此时,在解剖室忙了一夜的江文军还没来得及脱下解剖衣,就收到了现场初步勘验的年轻同事的远程求助,要他对这现场“把把脉”。

当一眼扫过手机传送过来的死者照片时,江文军“鹰眼”目光如炬,突然发现尸表上有一个细微的模糊痕迹。凭借丰富的工作经验,他判断该案他杀存疑,丢下一句“有疑点,等我”,不顾疲劳奔赴现场。经过细致全面的现场及尸体勘验,江文军锁定了证据链,为案件提供了重要的技术、证据支持,把握了重要战机,最终犯罪分子落网。从此,同事们戏称他“江半仙”。

铁面法医是技术活良心活

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这句话在公安法医伤情鉴定工作中体现得尤为突出。轻微伤、轻伤还是重伤,一字之差,便是罪与非罪、此罪与彼罪的分水岭。从事法医工作20多年来,江文军亲自委托、检验的伤情鉴定2000余起,无论面临着多大的外界压力,他始终秉持着科学、专业、严谨和公正的职业操守。“案件的定性、伤情鉴定的轻重,直接关系到当事人的命运”。

如今,出现场这些工作主要交由队里的年轻人去做,他主要是把关和指导。“江哥,你这是什么股票啊?涨幅挺好的,快介绍一下。”同事指着江文军台面上的一张递增曲线图问。“别乱说,这是我的血压记录表!”由于工作特殊性,江文军在生理和心理上都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,虽然年富力强,他却已是高血压、胃炎等病的老主顾。长期闻刺激性的气味,他鼻甲肥大,讲话鼻音很重,但就是这样,他也从未向组织提出过个人要求,加班加点从无怨言。江文军年轻时,那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,有一说一。也因为这个,他也没少跟人红脖子。尽管如此,他依然待法医如初见,一切以事实为根据。而他也是如此教导队里的年轻人。

2013年5月,沥林镇某村发生一起殴打他人案件,因被伤害方此前长期在村中闹事,与该村的部分村民积怨较深。在鉴定过程中,被伤害方故意夸大伤情,而另一方当事人在一些村民的袒护说情下,要求把伤情鉴定作轻,双方均对初次伤情鉴定结论不满。此时,完成鉴定任务的江文军并未袖手旁观。他毫不畏惧来势汹汹的村民们,以事实为依据,针对每一个细节、每一个证据、每一个疑问一一悉心解释、晓以利害,消除了双方疑惑,化解了矛盾,使案件顺利进入诉讼程序。江文军自我总结道:“法医是技术活,良心活,做好技术、待好群众是我的本分!”

柔情让逝者“体面”让家属放心

2009年春节,江文军一家三口正到达西湖准备游玩时,他跟同是警察的妻子不约而同地接到单位的来电,需立即赶赴任务。夫妻俩只能临时将五年级的儿子托给景区巡逻的同事照料。在花灯熄灭盼来疲惫的父母时,儿子早已在巡逻车上睡着……这些年,他冷落了身边的人,多少次退掉了看望父母的机票,多少次忘记了妻儿的团圆饭,多少次放弃了朋友的难得一聚……谈天时,他常感慨自己很幸运,老婆孩子都很能理解自己的工作,每当这时,他的眼神里总是带着感激和内疚。

逝去的生命是法医必须面对的工作对象。尊重生命,为群众解忧,虽不是一名治病开药的医生,但在江文军看来,妥善处置一具尸体,和挽救一条生命没有区别。他面对的是一个灵魂对入土为安的渴望,回应的是死者家属对死亡真相的期盼,承载的是一名医者对仁爱之心的恪守。每一次运送尸体,他都会提醒随行的同事“轻抬轻放,逝者也有尊严”;每一次解剖完尸体,他都要认真缝合、细致清洗;每一次和死者家属交谈,他都避免用尸体两个字,而改换为“遗体”。他将饱满的热情和人文关怀融入到处置尸体时的每一个环节,不仅让逝者“体面”回家,更让生者得到慰藉。

2011年7月,一台湾籍男子在仲恺区猝亡,死者亲属苦于不熟悉两岸有关法律法规,无法将死者及时运回台湾料理后事,为此口出怨言。获悉此事的江文军放弃了难得与家人团聚的周末,一边查证相关法律法规,一边积极汇报上级并协调有关部门推动程序办理。为了让逝者家属少跑路,五天非工作时间里,他打了上百次电话,跑了十几个部门,去了七八趟逝者家属所在宾馆,并陪同逝者家属到有关部门办理最后一道手续。手续办妥后,家属一再地握住江文军的手,连连感谢。

坚持放弃高薪邀请选择当法医

法医工作苦、累、脏、差,法医专业毕业生不愿进入公安机关发挥专长的人比比皆是,有的去了鉴定机构、有的留校深造、有的弃医从政、有的投身商海。

2010年,江文军的一个师兄邀请他当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,“分成就是你工资的十倍!”师兄不免有些得意,但江文军却笑笑摆手,响应当时市公安局号召,填下了到仲恺区组建新法医室的申请。也因为有了江文军,仲恺区公安分局刑事技术中队才得以组建成功。

江文军回忆,那段时期是他最忙碌的日子,他几乎每天都奔波在案发现场和法医室之间。那年国庆前后,仲恺区连续发生4起重大案件。当年,刚组建起来的法医室绝大部分工作都由江文军负责,江文军当年是刚从这个案发现场勘查完就立即赶往另一个案发现场,“连续几天没怎么睡觉,开车的时候连腿都是软的”。江文军回忆,当年累到甚至想把车丢在路边,自己躺下休息一会,可是最终他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法医室里,将手头的工作完成。

每年立功、表彰推荐时,江文军总是再三推脱,要把名额让给其他人,说要多鼓励鼓励年轻人。可每次出现场时,他一点也没有“老法医”的架势,事必躬亲,说要多带带年轻人。有段时间,队里一个年轻的法医对工作前景感到彷徨,工作总提不起劲,身为指导员的江文军察觉后,像兄长般与他谈心,让对方性格也开朗了许多。据其回忆,当时江文军说,每个人的人生观、价值观不同,在公安局里干法医,待遇没法和外面的同学、师长相比,但作为一名拿刀不拿枪的人民警察,每当我用专业知识拉开了正义的法网,看到了死者家属期待和感激的目光,化解了侦察办案的难题,获取了新的钻研结论时,都感到无比的欣慰和满足,“别小看法医,咱这是一份平凡而神圣的事业!”


[打印] [收藏] [关闭] 分享:
地图导航 Copyright(C)2009 惠州市公安局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惠州市惠城区三新南路18号 举报电话:12389,110 邮编:516001 技术支持:惠州市公安局信息通信科技科 技术维护电话:2868160 粤ICP备05018905号-1

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531号    政府网站标识码:4413000014